当前位置: 主页 > 实践技能 >

亚马逊“囚徒”失血速卖通成为大卖第二收入平台

发布日期:2022-06-19 10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亚马逊封号潮之后,一批跨境电商大卖家加紧部署多渠道、多平台。在这一背景下,速卖通成为众多大卖家的第二大收入平台。

  以有棵树为例,虽然经受封号“洗礼”后元气大伤,亚马逊仍然是其最主要的营收渠道,但是速卖通(AliExpress)排在了第二位,且占比慢慢向亚马逊靠拢。

  目前来看,亚马逊给有棵树贡献的收入占总收入的32.79%,而速卖通贡献的收入占比提高到20.05%。

  全球速卖通招商发展负责人王德民曾公开表示,包括Aukey在内的多家跨境电商大卖家,已经入驻到速卖通平台。

  一位接触到傲基的人士向《蓝海亿观网egainnews》透露,目前傲基确实在尝试速卖通渠道,已上架了一批产品。

  据其招股书显示,2021年,绿联在速卖通上创收约1.13亿元,是仅次于亚马逊的第二大跨境平台。

  此外,在亚马逊上做大品牌、并一直以亚马逊作为主要销售渠道的安克创新,也在速卖通上开了Anker官方旗舰店。

  不过,一位接近安克创新的业内人士向《蓝海亿观网egainnews》透露,目前安克在速卖通上的布局,更多地是作为“清货渠道”,但效果好的话,会持续增加投入。

  事实上,对速卖通渠道加大投入的,不仅仅是一众大卖家,同时也不仅仅是受到亚马逊封号影响的卖家。

  一份数据显示,今年1-2月,在跨境电商前沿阵地的深圳,加入速卖通的卖家数量激增200%以上。

  同时,作为“扶持优质商家”的重要部署之一的AE Mall,也引起了业内关注。在4月19日举行的AE Mall发布会上,看到了“坂田五虎”中的几家头部卖家的身影。

  亚马逊规模化封号行动,对中国卖家的打击最大,其直接结果是,中国卖家的销售额占比,从2020年底的约48%,下降到了今年5月的约42%。(数据来源:Marketplace Pulse)

  该数据曲线正好呈现了一个“剪刀”形态,从2018年开始,美国卖家的占比持续下降,而中国卖家的占比持续上升,到了2021年,局面反转,美国卖家上升,中国卖下降。

  除了正在失去美国站的“阵地”之外,中国卖家在英国、德国、日本等站点,其份额也在下降。与此同时,作为“新血液”的中国新卖家注册的数量也在下降。

  不过,我们对这一波的现状,依然有必要进行探讨。“本土卖家升,中国卖家降”至少有三个原因。

  其第一个直接原因是,一批中国卖家店铺被关闭(保守估计5万家以上),导致库存积压却无处销售,导致销售额断崖式下跌。

  第二个原因是亚马逊站内的竞争格局发生了变化,过高的成本让一部分卖家不得不放弃了店铺。

  大封号之后,所有卖家噤若寒蝉,放弃了以往的灰色运营手段,“刷单测评”获取排名的道路被堵死,而自然流量又极度稀缺。为此,许多卖家转而一窝蜂地“死磕”站内CPC广告。

  一时间,广告流量成本暴增,ACoS(亚马逊广告投入产出比)越来越高,同样金额的广告相比去年,带来的点击量低了很多。

  Sellics的数据显示,从2021年到2022年,亚马逊美国站的CPC每次点击成本,同比增长了22%。

  实际上,众多卖家对广告费增长的体验,比这一数据要痛彻得多。比如,一位卖家的广告费增加了2倍,流量仅增长0.5倍,转化率却降低了一半。

  以价之链为例,在过去的2021年,去广告及推广费(亚马逊站内CPC占主体)暴增了219.45%,高达7360万。

  此外,赛维、子不语、晨北科技等大卖家,在CPC广告上的投入动辄数千万乃至数亿元。其中,在2021年上半年,赛维在亚马逊CPC广告上花了1.66亿元。

  这些大卖家家底厚,也敢于走远路,有雄厚的财力去烧广告,但一批中小卖家却撑不住了。

  一位潮汕的的天猫老卖家在亚马逊接连受挫之后告诉《蓝海亿观egainnews》,在连续亏损之下,关掉了亚马逊店铺,现在将精力收回,全力经营国内的天猫店铺。

  该卖家的遭遇,是一部分新入局卖家的缩影。但撑不住的,不仅仅是新卖家,一批老卖家也在苦苦挣扎,甚至做好了挣脱”亚马逊牢笼”的准备。

  一位资深卖家在连续几个月“亏损失血”之后表示,目前,将最后寄望于今年亚马逊Prime Day,看看是否可以挽回一局,如果可以“回血”,就继续做,如果不能,就清库存关店了。

  无论是大卖家广告费激增,还是中小卖家的艰难支撑,都是此次中国卖家占比下降、美国本土卖家上升的一种注解。

  在亚马逊封号大刀的“吓阻”之下,加之站内竞争日趋白热化,越来越多中国卖家下定决心,将更多资源分散到其他平台上,尤其是“中国人自己主导的平台”,至少是具有“中国基因”的平台。

  速卖通推出了AE Mall等扶持政策,同时在欧洲和拉美“攻城略地”,而字节跳动旗下的Tik Tok也发足马力,在国内也开始启动卖家招募。

  我们在微信上,经常可以看到Tik Tok Business打出来的吸引卖家的广告。

  与之相呼应的是,一批跨境电商公司开始紧缩亚马逊业务,并不断试水Tik Tok直播带货。反映在招聘上是,许多电商公司开始砍削亚马逊运营岗位,同时增加Tik Tok直播岗位招聘。

  据职友集数据显示,2021年10月、11月、12月对比2020年同期,亚马逊运营招聘职位量分别下降了40%、31%、38%。

  相比之下,在2022年,TikTok主播岗位的需求较2021年上涨了22%。在许多招聘网站上,各大跨境电商公司为Tik Tok主播丰厚的薪资,10k起步,30k也不少见。

  不过,Tik Tok直播尚属试水阶段,其流量转化、用户增长等尚有不少不确定性。而相对来说,速卖通作为一个运营了10多年的平台,具有庞大的流量和用户根基,是一个较为实在的“卖货变现”的平台。

  有鉴于此,安克、绿联、有棵树、傲基等大部分卖家纷纷布局,这除了有“摆脱亚马逊依赖症”的考虑以外,也因为速卖通自身展现出了一些“后劲”。

  如果说美国是亚马逊的主场,那么欧洲可以算是其“后花园”,也是亚马逊在北美之外最重要的“阵地”。

  CNBC援引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报道称,在东欧市场,速卖通已经是前三大电商平台之一,而亚马逊还在10名开外。

  在东欧的重要国家之一波兰,最受欢迎的电商平台是本土平台Allegro,速卖通排名第二,而亚马逊位列第九,用户数量还在缩减。

  在波兰第三大城市罗兹,速卖通搭建了一个超过1万平方米的大型物流中心,从该物流中心,可以将卖家的货物直接发往捷克共和国、斯洛伐克、奥地利、德国等邻近国家消费者手上。

  在波兰的街道上,速卖通投放了超过3000个快递柜,其在波兰的合作伙伴InPost,更是落地了1.4万个快递柜。

  2021年11月,阿里巴巴在比利时开设了欧洲销售转运中心,用以扩大其菜鸟物流在欧洲的分布。该物流转运中心,目前是欧洲同类平台中最大的一个。

  双十一期间,在该转运中心配合下,速卖通实现了西班牙3日达、法国7日达的高效物流配送。在法国、西班牙、波兰、俄罗斯等国家,速卖通投放了超过2万个自提柜。

  同时,阿里巴巴在比利时、法国、荷兰、西班牙等国招聘多个职位,用于落地在欧洲的布局。

  就在今年5月,速卖通与爱沙尼亚的Omniva公司达成合作,爱沙尼亚的消费者可以在Omniva的快递柜收到从速卖通上购买的产品。

  在这个人口仅有133万的波罗的海小国,Omniva投放了285个快递柜,数量还在不断增加。

  正所谓“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”,“要致富,先修路”。速卖通在欧洲,乃至全球的物流仓储基建布局,是在实打实地“修内功”。

  2022年5月31日,智利全国商会发布了第一季度电商报告显示,速卖通以24%的市场订单占有率,力压18%的亚马逊,成为智利最受欢迎的电商平台。

  目前,巴西最大的三家电商平台分别是AliExpress、Dafiti 和 Magalu,没有亚马逊。(信息源:Altfit)

  当然,巴西商会抵制中国跨境电商平台事件中,速卖通也在被抵制范围内。但足见其在当地的影响力,给当地实体店造成的冲击有多大了。

  在欧洲市场,在新兴的拉美市场,速卖通开始展现出亚马逊所不具备的潜力。或许,对广大卖家来说,这是他们选择速卖通作为亚马逊以外的新渠道的重要原因。

  进入5月以来,速卖通上新增卖家环比4约增长了近2倍(178.54%),数值达到了4月的近三倍。

  我们希望,无论是速卖通还是Tik Tok,这些带有“中国人基因”的平台,可以做得越来越好,为中国品牌出海提供全新的舞台。(文/亿观分析报道组 陈键彬)